<ruby id="iacoq"></ruby>
<button id="iacoq"><object id="iacoq"></object></button><dd id="iacoq"><pre id="iacoq"></pre></dd>

      <em id="iacoq"></em>

    1. 中山先生的百年電力夢
      來源:    發布時間: 2015-11-09 08:16   2817 次瀏覽   大小:  16px  14px  12px
      中山先生的百年電力夢

      11月8日,政協第十二屆全國委員會常務委員會第十三次會議通過《關于舉辦紀念孫中山先生誕辰150周年活動的決定》。

      2016年11月12日是偉大的民族英雄、偉大的愛國主義者、中國民主革命的偉大先驅、國父中山先生誕辰150周年紀念日。中山先生一生追求真理,始終與時俱進,站在時代前列,以“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順之則昌,逆之則亡”為自己的座右銘,強調要“內審中國之情勢,外察世界之潮流,兼收眾長,益以新創”。他尤其呼吁學習世界上的先進知識和有益成果,并希望結合中國的實際用來改造中國。一個兼具民主思想與科學情懷的人,一個心懷世界風云與百姓福祉的人,一個能夠深察歷史與洞見未來的人。

      明年適逢孫中山先生誕辰150年之際,讓我們懷著尊敬之心,抖落歷史的風塵,穿越日月的光華,回眸中山先生對于中國電力工業的發展論述,追溯其探求民族自強的軌跡,并用今人的視野和角度,解讀其電力夢想,一窺其強烈的民族憂患意識和務實、開放的發展觀,啟示未來。

      一、電力革命必將席卷中華大地

      19世紀中葉到20世紀初,歐美各國正經歷第二次技術革命,即電力革命,資本主義機器工業逐步向自動化、現代化工業過渡,電力革命所創造出的巨大生產力和對社會進步的影響要比蒸汽機所引起的變革深遠的多。在西方國家游歷的中山先生,也敏感地注意到了這種趨勢。電力文明的星星之火,借助洋務運動在東方這塊古老的土地上開始燃燒。

      1894年,中山先生先生以憂國憂民之心,"無利不興、無弊不革、艱難險阻、猶所不辭"之志,而提出挽救民族危亡、定國安邦之道。"竊文籍隸粵東,世居香邑,曾于香港考授英國醫士。幼嘗游學外洋,于泰西之語言文字,政治禮俗,與夫天算地輿之學,格物化學之理,皆略有所窺;而尤留心于其富國強兵之道,化民成俗之規……

      泰西之儒以格致為生民根本之務,舍此則無以興物利民,由是孜孜然日以窮理致用為事……格致之學明,則電風水火皆為我用。以風動輪而代人工,以水沖機而省煤力,壓力相吸而升水,電性相感而生光,此猶其小焉者也。至于水作汽以運舟車,雖萬馬所不能及,風潮所不能當;電氣傳郵,頃刻萬里,此其用為何如哉!然而物之用更有不止于此者,在人能窮求其理,理愈明而用愈廣。如電,無形無質,似物非物,其氣付于萬物之中,運乎六合之內;其為用較萬物為最廣而又最靈,可以作燭,可以傳郵,可以運機,可以毓物,可以開礦……然而取電必資乎力,而發力必藉于煤,近又有人想出新法,用瀑布之水力以生電,以器蓄之,可待不時之用,可隨地之需,此又取之無禁,用之不竭者也。"(《中山先生全集》第一卷,第8~12頁,中華書局1981年8月)

      這一段對電能的論述,是中山先生于1894年28歲時,上書清政府直隸總督李鴻章,洋洋八千言談富強之大經、治國之大本中,對電能的認識與作用的陳情。是中山先生最初萌發的實業救國的思想,一片憂國憂民的赤子之心,故"有不徒于世之心,則雖處布衣,而以天下為己任……不待文王而猶興也"的肺腑之言。

      中山先生"上書"時,中國的電業寥若晨星,而廣大鄉村雖不見"如囊螢、如映雪",卻絕大多數是清油燈盞照明,交通較暢的城鎮只能用上洋油燈。1882年英國商人狄斯&dot;羅和魏特邁等3人,在上海開辦"電光公司",安裝12千瓦的火力發電機一臺,于是年7月發電。此后,慈禧太后退居休養,于1890年在北京西苑,安裝了14.7千瓦發電機發電,供其享受。1892年在云南昆明市郊滇池出口螳螂川,建設石龍壩水電站裝機480千瓦。這就是舊中國的電力創業史,屬于自己的電能。愛迪生幻想的所有家庭夜晚都有一輪小太陽熠熠生光的時代,這對貧窮落后的中國工農來說,只是一個遙遠的夢。

      1911年,在武昌革命起義的隆隆炮聲中清王朝被推翻了。民主革命先驅中山先生以偉大革命家的膽識,把握著時代的脈搏,研究著中國大地的物質資源,思考著革命勝利后的強國之道。1912年5月發表了為溝通南北大動脈建設10萬英里的鐵路計劃;又于1913年3月赴日本考察鐵路、工業、商貿,謀劃振興農桑、興辦工業、建設交通以推動城鄉經濟大發展。如此必須"不事勞人力而全物力",開發電能則是至關重要的。

      中山先生早在一個世紀以前,就準確預測電力革命在淘汰蒸汽機后,必將席卷中華大地,中國“將來必盡棄其煤機而用電力也”。他還在中國大聲疾呼并莊嚴的宣告了世界范圍內“電氣時代”的到來,指出“今日人類之文明,已進于電氣時代矣,從此人之于電,將有不可須臾離者矣?!?

      1894年6月,甲午戰爭前夕,海外游學歸來的中山先生時年28歲,風華正茂的他勇敢上書清政府直隸總督李鴻章,洋洋八千言,大談富強之經、治國之本,指出必須向西方學習先進的科學技術。他寄望向當時這位清庭重臣講事實,擺道理,促其實行較大幅度的改革,達到富國強兵的目的。

      李鴻章或許焦頭爛額于其它事,或者根本就對此不以為意。此請愿,最終石沉大海。然而,中山先生卻經此事而亮相,開始登上了波云詭譎的中國近代歷史舞臺。頗值回味的是,中山先生上書大談了電力的作用。他說:如電,無形無質,似物非物,其氣付于萬物之中,運乎六合之內;其為用較萬物為最廣而又最靈,可以作燭,可以傳郵,可以運機,可以毓物,可以開礦……將來必盡棄其煤機而用電力也……然而取電必資乎力,而發力必借乎煤,近又有人想出新法,用瀑布之水力以生電,以器蓄之,可待不時之用,可供隨地之需,此又取之無禁,用之不竭者也。由此而推,物用愈求則人力愈省,將來必至人只用心,不事勞人力而全役物力矣。此理有固然,事所必至也。

      以今天的視角來看,中山先生談到了三層意思。一是電力工業前景光明,電力必將會把蒸汽機取而代之,此事不可不察;二是電為二次能源,有其物理特性,可以用多種形式獲取,如煤炭,如水力等,且電可儲存。三是電力運用的成效,在于能夠帶來勞動力大解放,造福人類。電力革命是又一次動力技術革命,其所釋放的巨大生產力是18世紀蒸汽動力革命所望塵莫及的。

      這其中,第三點尤為關鍵。這與其后來所談到的“……一國之中,土地不論大小,人口不論多寡,其生產力強者國常富?!薄?國家)能開發其生產力則富,不能開發其生產力則貧?!庇兄o密的聯系。在百余年前的中國,有如果先進的思想,是殊為難得的。

      无码中文字幕乱码免费2
      <ruby id="iacoq"></ruby>
      <button id="iacoq"><object id="iacoq"></object></button><dd id="iacoq"><pre id="iacoq"></pre></dd>

        <em id="iacoq"></em>